5G商用元年,哪些創業將迎第一波紅利?

2019-12-23 16:006466互聯網未知

文丨陳之琰

編輯丨洪鵠

過去二十年,人們的生活從2G“短信和彩信的時代”,到3G首次開啟“移動寬帶”,再到習慣了4G網絡下移動端高清視頻、網絡游戲成為日常生活。可以說,20年來中國最大的幾波創業機會,都與移動通信系統的代際更迭密不可分:從即時通訊軟件(QQ)到新浪、搜狐等門戶網站,再到美團點評、滴滴出行等基于地理位置的本地生活類應用,從視頻網站(優愛騰)到快手、抖音等短視頻app。

因而,當今年6月工信部5G商用牌照正式發放,2019年被輿論廣泛稱為“5G商用元年”——對于創業者和投資人來說,5G是否會像此前3G、4G之于移動互聯網創業那樣,引領新的科創浪潮,而最大和最迫切的創新機會點又在哪里,理所當然成了當下最受關注的問題之一。

36氪通過采訪通信業專業人士及投資者,結合5G研究的相關專著,以期用盡可能平實的語言回答兩個問題:

第一,5G來臨究竟對日常生活和意味著什么?

第二,在5G從起點向全覆蓋發展的進程中,哪些創業將會迎來第一波紅利?

5G究竟意味著什么?

G即generation“代”的縮寫。移動通信系統從1G到2G,是模擬電路到數字電路的轉變,芯片更小,處理信息能力提高;以CDMA技術為基礎的3G,實現從語音通信到數據通信的飛躍,首次引入了“移動寬帶的概念”,手機不再僅為打電話而存在;而很快3G就向4G過渡,同時利用互聯網和電信網絡的技術進步,帶來了更高速穩定的移動寬帶體驗。

簡而言之,1G是聲音通話,2G是在1G基礎上加上電子郵件和網頁,3G是在2G的基礎上加上平臺和服務,4G則在3G的基礎上加上大容量內容。

5G則要在此前“通信變快”的基礎上進一步進化,使得通信達到高可靠、低延時的目標,并能夠同時承載大量終端。這將帶來一系列的變化:

首先,5G基站建設急劇密集。5G核心是要解決多終端與基站通信造成擁堵的問題,最簡單和現實的解決方法就是增加基站建設的密度。若說,4G是一公里的范圍內建一個基站,負責這方圓一公里范圍內的手機和基站的通信,那么,5G單個基站的覆蓋范圍則在半徑一百多米。所以,從5G商用開始,肉眼可見的變化將是:基站會非常密集,達到200-300米一個基站,甚至100米一個基站的密度。

其次,人們擁有更快、更好、更“健康”的網絡。隨著手機和基站的距離縮短,人們將感受到與4G不同的網絡體驗:第一,建筑物干擾的問題得到解決;第二,每個人分到的帶寬將顯著增加。同時,由于基站的通信范圍介紹,功率也隨之降低,基站周圍的電磁波輻射也將降低。

最后,IoT(Internet of Things,物聯網)。《浪潮之巔》作者、硅谷投資人吳軍則更傾向于將物與物、人與物都能聯網的事物稱為“萬物互聯”,并認為它將是“第三代互聯網”——第一代互聯網是計算機與計算機聯網,第二代互聯網形式是移動設備間的互聯,實質是人與人的相連,而第三代互聯網是萬物互聯,即以人為一個中心,各種物件從孤立的變為可連接、可監控的。

5G第一波創業紅利降臨何處?

一個創業者想要在5G時代尋找新的機會,特別是在互聯網服務領域創業和創新,將面臨著與此前幾代通信技術變革時期完全不同的創業環境。其中最大的不同在于,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服務需求落后于通訊技術的發展。

“2G、2.5G的時候只能發個很少字符的短信和很小圖像的彩信,而那個時候基于固網和PC的互聯網服務已經是郵件、瀏覽器等大數據流的服務。移動通訊技術是落后于固網的、當然也落后于人們的互聯網需求,那個時候移動互聯網的瓶頸在于通訊速率,所以3G、4G網絡一建成,首先是固網的應用直接平移到手機等移動設備上,同時,具有移動特性的服務出現爆炸性成長,如:手機音樂、視頻、社區、微信、電商、移動支付等。”峰瑞資本合伙人楊永成接受36氪采訪時說,“當我們進入5G時代,在感慨躋身于世界技術前列的同時,我們對如何使用這個高速率通訊又有了些許焦慮,大家一時找不到不同于4G時代的剛需了。”

他提醒視5G為新風口的創業者和投資者們:“5G商業化的初期,大概率是硬件設備供應商的盛宴,而圍繞5G的應用和服務;大概率不會像3G、4G時代那樣呈爆發性發展,特別是出現一些以前沒有的,規模巨大的互聯網服務形式和領域。這個局面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,要有足夠的耐心和耐力等待新的idea的產生、發展和成熟。”

盡管5G很難短期內出現爆發性發展,楊永成仍然看好5G的長期發展。“第一,盡管從互聯服務維度看,眼前5G可能沒有那么急迫,但5G商業建網、運營本身對中國科技和國民經濟作用巨大,是個長遠利好的大事件,沒有理由不樂觀。第二,就世界范圍內,當前沒有哪個通訊技術比5G更好,更適合中國的國情和市場,沒有理由不熱情洋溢地好好干;”

一些業內人士則直接將圍繞5G的商業機會鮮明地分為上下半場:上半場基礎建設,下半場場景應用。

縱向來看,與5G相關的商業機會將包括:5G網絡設備中最微觀的各種零部件,包括器件、芯片等;其次是包括手機、基站等在內的各類設備;接著是圍繞5G網絡運行的運營商網絡;以及,運行在5G網絡上的各類應用,例如to C領域的移動互聯網app,以及to B領域的工業互聯網等。

云啟資本副總裁鄭瑞庭告訴36氪,5G不是全新的投資賽道,而是4G賽道升級,其發展路徑將與4G時代類似。至于是否會誕生類似移動互聯網的創業浪潮,還有待觀察。他認為,5G網絡基礎建設時期將持續5-8年,在此階段,5G設備生產以及與設備相關的零部件企業將吃到最早的紅利。

“當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完成區域性覆蓋后,隨著5G手機保有量提升,才會真正誕生5G的應用。”鄭瑞庭說。

以下列舉幾類將最先得到5G商用紅利公司類型——

1.基礎建設:5G器件和光通信企業

原工信部部長李毅中近日在參加活動時稱:“中國會在7年時間里建600萬個5G基站,要花1.2到1.5萬億。明后兩年將是建設高潮。”

當前5G網絡建設正在逐步展開,芯片、射頻器件等5G器件企業將自然而然首先受益。值得一提的是,光纖光纜、光模塊等光通信勤業也將得到進一步發展。

“因為我們和基站通信的速率增加,又有很多IoT的設備連進來,總的通信量就增加了。”吳軍認為,光纖依然必要,從事光纖通訊產業的人將是5G的獲益者。

2.娛樂領域:云游戲可作為,VR存疑

2019年在被稱為“5G商用元年”的同時,也被稱為云游戲元年。高通總裁克里斯蒂安諾·阿蒙在IFA 2019主題演講中就稱5G云游戲是他“最為期待的用例之一。”

由于云游戲有脫離終端限制、直接在云端服務器運行游戲的特點,使得5G商用將為其帶來切實助力,從而稱為應用層面最先火起來的“5G風口”。根據騰訊研究院的不完全統計,截至2019年9月,全球范圍內入局云游戲的公司共計152家,共推出了超過30家云游戲/游戲流媒體平臺,其中中國入局企業達22家。

最新的消息是,12月18日,英偉達公司CEO黃仁勛正式宣布,將與騰訊合作推出START云游戲服務,并打出“讓好玩觸手可及”、“任何設備,想玩就玩”兩條標語。此前,網易云游戲平臺亦在11月29日低調上線,目前有40多款網易手游供玩家選擇。

另一邊,有輿論鼓吹曾經失敗的“風口”VR也將趁著5G商用重新崛起。對此,楊永成認為,5G只能解決VR一部分數據傳輸問題,而如何處理數據、如何解決可穿戴設備的輕量化、舒適性、低功耗等問題,依然需要大家在技術上繼續不斷地努力。

3.工業賦能:AR的to B應用

對VR存疑的同時,楊永成更看好AR眼鏡的未來,從市場需求和應用前景上看,特別看好AR眼鏡上圍繞攝像頭的應用前景。也有多位受訪者認為在5G賦能to B的領域,工業級AR將會最早看到成效。

AR技術在工業領域主要有以下幾個典型場景:遠程協助,員工培訓、作業指導,產品展示。其中,遠程協助是AR技術非常典型的應用場景,即通過AR技術,在設備出現故障時,遠程的維修工程師可以通過AR眼鏡或者手機、平板上的攝像頭看到設備的故障情況,并通過AR眼鏡或者平板的顯示器對設備附近的工人進行作業指導,從而減少了工程師出差前往設備的人力成本,也減少了機器的維修時間。

由于AR對數據運算的要求很高,隨著高寬帶、低延時5G網絡的鋪開,2020年或將是工業級AR的發力之年。然而,AR要實現從工業領域真正走向消費領域,則需要在硬件輕量化、交互技術人性化,以及操作系統研發上取得進一步進展。

4.網絡安全:與5G同步發展

寬帶資本董事田溯寧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,5G安全是5G生態系統中最重要的一部分,沒有安全就沒有5G云網。“過去是病毒感染了你的電腦,到了5G時代,病毒有可能感染正在行駛的汽車,感染正在使用的智能家居設備。”

萬物互聯時代,連接的資產價值越來越高,隨之帶來的安全挑戰也與日俱增。5G本身的特點使得保障網絡安全是關鍵的基石,并需從發展初期開始關注。從而,與網絡安全技術相關的創業項目也將獲得更多的關注。以全面押注5G的寬帶資本為例,其對安全的投資布局就包括包括芯盾、青藤云,以及亞信安全等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jjmjgy.live 中國旅游新聞網_跟著中國旅游地圖一起行走在路上 版權所有備案號:滬ICP備11049360號-1  
服務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河北体彩排列5走势图